英国脱欧公投⑤丨欧盟在全球化趋势下的地位日益尴尬
发布时间: 2016-06-22 浏览次数: 10

摘要

英国即将举行的脱欧公投也让人们思考,欧盟在全球化中扮演什么角色?是否符合当下全球化的语境?还是已经成了无法适应新形势下的全球化的过时产物? 


英国脱欧公投在即,留欧派与脱欧派都加足马力向公众宣传各自的主张,争论日趋激烈。就英国外交而言,这场争论主要围绕一个主题:全球化浪潮下,英国要应时而动,争取在国际舞台发挥更重要的作用。要达到这一目标英国外交需要全球布局,首当其冲的问题关于欧盟——欧盟在全球化中扮演什么角色?是否符合当下全球化的语境?还是已经成了无法适应新形势下的全球化的过时产物?


英国外交委员会就这一问题专门召开了听证会,为我们了解两方主要观点提供了重要途径。会上支持留欧的一派认为,回顾欧盟成立的历史,恰恰是应全球化潮流而动的举措。欧洲各国认识到在一个国际交互日益频繁的时代,任何一个国家仅凭一己之力是无法达到繁荣的目标的,因此才成立欧盟这样一个共同体,作为欧洲各国在国际事务、欧洲事务上相互合作的框架基础。英国应当留在这个框架基础之内,脱离欧盟相当于倒退到一个自我孤立、自我封闭的境地,不利于英国利益。


留欧派列举了多项英国留在欧盟框架内所具备的优势。


首先,英国不能过分夸大一己之力,要认识到一个欧盟的存在要远比英国一个国家所能产生的影响力大。英国和欧盟在外交领域共识多于分歧,共同利益居多,英国与德法一道,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产生更大的影响,巩固共同的立场,伊核等问题上欧盟发挥的作用就是很好的例子。若脱欧,英国会成为局外人,其影响力大大受挫,英国要识这个“实务”。


其次,英国在欧盟是有主动权的,欧盟规定只有各成员一致同意方能通过新政策,英国可以充分行使否决权阻止欧盟通过任何不符合英国意愿的政策。此外,美国不想让英国脱欧是因为美国想通过英国来影响欧盟,因此,英国留在欧盟就增加了其处理国际关系、施加影响力的筹码,英国不能自行放弃这些筹码。


关于欧盟与国家主权的关系这个最受争议的问题,留欧派认为,在全球化的语境之下,主权的具体含义也会发生变化,新时期下通过国际共同体进行一定程度的“主权共享”是必要的,有利于在更广阔的视野之下解决实际问题。在留欧派看来,问题的关键在于把握好一个度,欧洲一体化大方向没错,但在一些细节上英国可以坚持自己的立场,保证欧盟的决议不会违背英国的意愿、触及英国的利益,这是英国和欧盟重新谈判的目标和任务。基于英国与欧洲议会过招的历史,英国在把握这个度上有控制权,留欧派对此很有信心。因此,英国外交定位不应该是脱离欧盟,而是积极推进欧盟改革,在欧盟框架下发挥更大的影响力。


尽管脱欧派与留欧派针锋相对,但其观点主张的提出亦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下进行。


首先,脱离欧盟的英国并不会陷入自我封闭的状态,恰恰相反,英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布局,进行更广泛的合作,而不再受到欧盟的束缚。在脱欧派看来,欧盟是冷战时期西方为了对抗东方结成的联盟,已不符合现阶段全球化发展的要求。因此,英国脱欧并非逆全球化潮流而动,反之,恰恰是应全球化的需要,英国应当更为灵活,看得更远,思路更宽。英国还是安理会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、G20、北约成员,还是英联邦的核心,英国的合作前景非常广阔。


其次,即使脱离欧盟,英国依然可以跟欧洲大陆各国紧密合作。脱欧派特别强调,欧洲和欧盟是两个概念,欧盟是一个超国家权力的存在,不是合作性质的组织,而是一个政治权威。英国不能接受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一个国外的权力,但英国愿意和欧洲各国平等合作。在脱欧支持者看来,欧盟存在很多问题,它高高在上远离人民大众,而且顽固不化无可救药。在应对全球化三次浪潮的表现方面,欧盟亦乏善可陈:第一次全球化是商品全球化,主要体现在WTO组织的作用,而欧盟的作用仅仅是向其成员国传达WTO的决议政策而已;第二次是资本全球化,2008年金融危机证明,待在欧盟并没有提升英国应对危机的能力;现在是第三波全球化——全球化移民,英国看到欧盟更多是问题制造者而不是问题解决者。这样一个欧盟亟待改革但看不到其改革的动力,英国脱欧将给欧盟一个震撼,或许可以成为其改革的契机。


由此可见,无论是留欧还是脱欧,英国外交的雄心壮志呼之欲出,都是要让英国重回世界一流大国地位。然而仅有这样一种眼光和愿望还不够,英国还需要机会和实际改变。无论是重建英联邦“朋友圈”的辉煌还是在亚太、非洲全接触树立英国影响力都需要英国打开思路,放下传统老牌大国的优越感,真正跳出欧洲中心论的藩篱,充分发挥英国传统当中的务实精神,接纳并顺应国际多元文化及多元价值观发展趋势。


(本文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熊颖哲。题图来源:网络)


中心新闻